媒體中心

youtobe twitter facebook

全球航空運輸業:不確定性就是如今的確定性13 Aug 2013

        如今全球航空市場經歷轉型,發展重心向東方轉移,穩定的全球聯盟受到明顯威脅。這種轉型變化帶來挑戰,但它也開啟了新的機會之門。有些保守的航空公司將會從人們的視野中銷聲匿跡,有些野心勃勃的航空公司則想積極奮力地擠到舞臺中心。

  現在,全球航空運輸業面臨最大的發展不確定性主要有以下幾點:一是起伏不定的燃油價格。有人曾經對航空公司首席執行官們提問:是什麼讓他們夙夜難眠?他們普遍答案都是燃油價格。現在,燃油成本通常占航空公司成本的30%-40%。雖然燃油附加費成為航空公司部分“避難”手段,但這些僅能維持而已。燃油價格飆升會逐步擠壓航空公司的盈利能力,迫使航空公司只有通過運力管理和更高的載運率,才能保持持續的盈利能力。

  二是全球經濟的影響。一些觀察家認為,歐洲是過去,美國是現在,而亞洲是未來。歐洲的經濟看起來至少需要幾年才能擺脫“泥潭”;美國還是全球最大規模的航空市場;亞洲正在緊鑼密鼓地強勁發展,期望更大的“亞洲夢”。任何航空需求下降都讓航空公司的高層如坐針氈。令人沮喪的是,現在幾乎沒有什麼“非燃油成本”減少值得努力。燃油價格一上漲,就可以瓦解任何改善的項目。航空公司只有有限的能力,以保護自己免受燃油價格的上漲衝擊。套期保值也只是局部的、臨時的安全網。

  三是各種“黑天鵝”不確定因素會以你預想不到的方式出現。一次次不可預測的事件往往困擾航空業,冰島火山爆發可以擾亂在澳大利亞的航空公司,世界各地的大量旅客滯留;英國的大雪導致整個歐洲航班不正常。其中,典型存在蝴蝶效應,初始條件下微小的變化能帶動整個系統發生長期且巨大的連鎖反應。

  航空公司應如何應對這些不確定性?簡而言之,整個行業已被迫提高其風險管理能力,例如採取降低成本、減少運力等措施作為免受損失的有效擋箭牌。

  降本增效是基礎。在今天的市場上,更多的激烈競爭集中在價格上,管理層已更多關注邊緣航線或虧損航線,有選擇性地削減運力,必要時減少航班頻率或完全撤出。美國的航空公司“運力控制”就獲得了豐厚的回報。主要的傳統航空公司和低成本西南航空,自從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一直採用了“運力克制”策略。

  開拓開源是關鍵。各家航空公司正在嘗試增加輔助附屬收入的來源,例如美國傳統航空公司最近幾年所收取的行李收費可能比利潤更大。他們從低成本航空公司那裡學到了分拆定價,這種做法已經蔓延至整個世界。此外,奪回對機票分銷的控制權,允許航空公司重新控制全球分銷系統和線上旅行社OTA,積極開展直銷業務,讓自己的網頁更方便。現在航空公司的網頁還是航空公司的網頁嗎?有時乍一看或許就是零售商的網頁!面對低成本浪潮,亞洲傳統型航空公司的反應是建立低成本的子公司。2012年,在高成本、高收益的日本市場就單獨設立了3個新的子公司/合資低成本航空公司、這也是想方設法開拓新市場、新客戶的做法。

  亞洲崛起是事實。按照波音公司的長期預測,截至2031年,亞太、歐洲和中東地區寬體遠端飛機的數量占90%以上。整個亞洲地區國家的中產階級推動航空需求增長、加速航空自由化和鼓勵新航空公司訂購飛機。此外加強與外國航空公司夥伴關係一直是亞洲地區運營商的重點工作。在新的世界秩序中,許多航空公司正在尋求密切雙邊合作關係。雖然現在收購外國航空公司控制權在很大程度上依然障礙重重,但是航空公司也應該做好準備,未雨綢繆才能制勝千里。


        新聞來源:民航資源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