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中心

youtobe twitter facebook

灣區機場群不應大魚吃小魚01 Feb 2021

        本欄在一月十一日和十八日分別以「港珠機場合作壓縮澳門民航業生存空間」為題目,提到澳門機場和區內其它機場的「不對等競爭」。澳門作為國家級的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合作平台,因缺乏各種資源,一直無法接通各個葡語國家的航線,而且在香港珠海機場的強力夾擊下透不過氣來。

        評論刊出後,收到民航業人士大量回應,有人指出這其實是香港機場管理局明擺著要「玩死」澳門國際機場,讓其一口吞下珠江口西岸的航空客源和貨源;壯大實力後,再與深圳寶安國際機場和廣州新白雲國際機場抗衡。不過,民航業界人士同時指出,香港國際機場作為一個世界級的航運中心,卻往往在關鍵時刻「掉鏈子」。新機場遷址營運初期管理混亂,大批貨物發不出去,結果,一架架裝載航空貨物的飛機要轉到澳門,緊急使用澳門的國際機場才能解決問題。

        又如前年受「反修例」事件影響,香港國際機場的客運量、飛機起降量和整體貨運量均出現接連的負增長,導致香港機場二○一九年的旅客量排名出現明顯下滑。該年粵港澳大灣區主要機場中,除了香港機場,其他主要機場都表現良好。廣州新白雲國際機場在二○一九年旅客量首次突破七千萬人次並超過香港;深圳寶安國際機場年旅客量首次突破五千萬人次;珠海機場旅客量達一千二百二十八萬人次,同比增長9.5%;澳門國際機場突破九百六十萬人次,同比增長16%。更嚴重的是,香港的基地航空公司人員涉嫌支持「反修例」和同情黑暴,八月三十一日,國泰航空一架香港飛往吉隆玻的客機在起飛前被發現其中有氧氣瓶被放空,八月十七日和十八日國泰航空兩架從香港飛抵多倫多的飛機也被發現氧氣瓶被放空。稍後,國泰航空宣佈,該公司三架航班的全部機組成員被停職接受調查,調查涵蓋涉事飛機相關的地勤、清潔人員。

        誠然,香港國安立法,加上國泰航空整頓後,這類嚴重危及飛機及乘客安全的事件未見再次出現。但對有過這類記錄的航空公司,很多乘客和機場都會保留一定的警惕性。何況,為什麼要讓香港機管局「吃掉」安全營運記錄良好的澳門國際機場呢?香港航運業為了獨食珠江口西岸的客貨源,踢開深圳寶安機場和鹽田港,早在港珠澳大橋設計與集資建設時期就做了大量工作。結果,大橋設計成現在的單Y形狀,就是不給深圳。香港機管局控制了珠海機場,而港珠澳大橋又大大縮短了香港國際機場與珠海機場的距離,使港珠兩地機場調度空運貨物更加便利。以香港國際機場的國際航線、珠海機場的內陸航班和相對低廉的營運成本,澳門國際機場當然沒得爭。至於深圳機場和鹽田港,儘管港珠澳大橋的單Y方案對其不利,但無阻深圳經濟新一輪的騰飛,也無法阻止深圳GDP超越香港。二零一六年起施工的深中大橋(深中通道)落成後,將連接深圳與中山兩市,珠江口西岸的客與貨照樣互通有無,香港一點辦法也沒有。

        中央政府發出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提到要構建粵港澳大灣區世界級機場群,其中各個機場的定位是有分工的:鞏固提升香港國際航空樞紐地位,強化航空管理培訓中心功能,提升廣州和深圳機場國際樞紐競爭力,增強澳門、珠海等機場功能,推進大灣區機場錯位發展和良性互動。支持香港機場第三跑道建設和澳門國際機場改擴建,支援澳門國際機場發展區域公務機業務。加強空域協調和空管協作,優化調整空域結構,提高空域資源使用效率,提升空管保障能力。深化低空空域管理改革,加快通用航空發展。

 

       新聞來源:民航論壇        作者:鍾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