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中心

youtobe twitter facebook

航空業2021新篇章:順勢增長是底色,新生航司是亮點08 Jan 2021

        對于需要奇迹的航空業來說,在走過了艱難一年後,或許能看到希望。

        航空業過去一年的難

        2020年10月,比利時航空(Air Belgium)將兩架飛機轉移到法國的天主教聖地盧爾德,為冬季做準備。在此之前,這兩架空客A340-300s一直停在塔爾貝斯-盧爾德-比利牛斯機場。

        比利時航空的發言人抱怨旅客需求下降,疫情給運營造成了諸多限制。

        受政府限制和民衆出行意向降低的雙重打擊,整個航空業遭重創,比利時航空是其中一家艱難求生的航空公司。

        從各航空公司第三季度的財報數據,我們就可以清楚地了解它們所承受的經濟損失。

        全球航空數據公司Cirium在12月份發布的數據顯示,北美的到達乘客同比減少了48%,拉美境遇類似,同比下降了46%。歐洲的情況更是慘不忍睹,到達乘客人次同比降幅超過70%。亞太地區的疫情控制得較好,但是到達乘客人次仍然比2019年減少了三成。

        與2019年相比,2020年全球的客運量下降了67%,回到1999年的水平。

        與2019年相比,2020年航空公司1月到12月運營的航班數減少了49%,從3320萬架次減少到1680萬架次(截至12月20日)。國內航班與去年的2150萬架次相比下降了40%,國際航班下降幅度更大,與去年的1170萬架次相比下降了68%。

        除了將飛機停在盧爾德,比利時航空還取消了新航線,並且延遲開放兩條航線的季節性航班。

        歐洲還有無數家在奮力掙扎的航空公司。波羅的海航空今年冬季的客座率只有三分之一。在7月至9月的旺季,歐洲最大的航空集團IAG的客座率也只有50%,航空運力降低至21.4%。由于旅客需求僅達到正常時期的10%,旗下的英國航空每天虧損1300萬英鎊。

        由于收入減少了83%,IAG集團將冬春航季的運力減少至2019年的30%。

        10月份,易捷航空報告了25年以來的首度虧損,也將2020年最後幾個月的運力削減至了2019年的20%。

        就連實力強大的新加坡航空也遭重創。該航空公司不僅裁員4300人,而且在9月份的時候表示,2020年底的運力將僅達到疫情之前的50%。

        美國航空曾預計,到2020年底,其運力將整體下降50%,而國際長途航班的運力將只達到2019年的25%。

        國際航協(IATA)預計,2021年歐洲航空公司的平均客座率為65%。這個數字聽起來似乎並不低,但是要知道,一般只有當客座率達到70%的時候,航空公司才能實現收支平衡。

        而這些數據都還是變種病毒出現之前做出的預測。英國出現第一例變種病毒感染的消息出來之後,航空公司在聖誕期間都取消了航班。

        在不遠的未來,航空業有什麽可以期待?

        哪裏可以通行,就飛往哪裏

        航空媒體平臺FlightGlobal的執行主編Graham Dunn稱,未來幾個月,航空公司都只是在為“可以通行的目的地”規劃航線。

        但是對于傳統全服務航空公司和低成本航空公司來說,它們需要採取不同的措施。傳統航空公司將著重于與樞紐機場連接的主要航線,而低成本航空公司則會開發任何可以通行的航線。

        Dunn表示,中短期內,次要的國際航線尤其是長途航線不會恢復。此外,航空公司要實現收支平衡,需要採用較小的機型。

        總的來說,航空公司將採用較小的機型,降低航班頻次,連接樞紐機場。

        關于票價的好消息和壞消息

        進入2021年,旅客可能會認為,由于需求降低,航空公司會降低票價,而且差旅人數的減少和視頻會議的普及會拉低商務艙的票價。然而,事實果真如此嗎?

        不幸的是,旅遊産品預訂平臺Hopper給出了否定答案。Hopper的數據顯示,2021年3月美國商務艙的平均票價甚至比2020年高出70%,而且同一時期的經濟艙的票價也上漲了18%。

        好消息是,這個數字並不是一成不變的。

        Hopper的發言人表示,2020年秋季,商務艙的需求驟降,預訂量也下降了20%,這也意味著票價會降低。

        所以,從當前來看,航空公司提高2021年的票價是為了抵消之前的需求降低所導致的損失。如果需求持續走低,票價還是有可能會下降。春季撿到低價票,或許並不是白日夢。

        Dunn認為,在不久的將來,主要航線的價格會比較優惠,因為傳統航空公司都會以正常的賺錢渠道爭奪客戶資源,而且低價機票最終也會回歸。由于機場需要人流,它們會以優惠的條件吸引航空公司。如果疫苗接種計劃在今年夏季有所進展,會有更多點對點航線,旅客未必需要經由樞紐機場轉機。

        新的航空公司會出現嗎?

        雖然過去的一年對于航空業來說是一場災難,許多航空公司倒閉,但是這並不意味著生存下來的航空公司面臨的競爭會減少。與此相反,疫情可能會催生新的航空公司。

        計劃在2021年面世的航空公司包括,挪威的Flyr,新西蘭的Pacifika Air。LIFT在南非成立不久,冰島也可能推出新的航空公司。

        趕在2020年結束之前,東航旗下的新航司一二三航空也已正式起飛。

        無論航空業看似多麽慘淡,Dunn認為,疫情之後會有許多航空公司誕生。2020年夏季,歐洲放松出行限制,旅客數量上升,這足以證明旅客的需求。

        他還表示,低成本航空公司僅通過提供低價票,就開拓了點對點的新市場。例如,瑞安航空出售10美元的機票,旅客就可以前往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發。

        如果客流稀少的機場開始以低成本吸引航空公司在那裏運營,新的航空公司就很可能會出現。此外,由于多家航空公司倒閉,很多飛機將會被閑置、專業人才也將尋找新的職業機會。對于有足夠資金和勇氣創辦航空公司的人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時機。

        2020年10月,國泰航空宣布關閉旗下的國泰港龍航空並裁員8500人;而東海航空董事長黃楚標又出資創辦了大灣區航空,還任命了前國泰港龍CEO丘應樺擔任大灣區航空CEO。

        但是,行業回春不會立馬到來,Dunn預期是在2022年夏季。但是他表示,到那時,會有足夠的飛機和資金,其它航空公司會重新規劃航線,而且會有新的公司加入其中。票價在短期內不會降低,但是Dunn預計會在一年之內下降。

        *本文綜合編譯自CNN和環球旅訊早前的報道

 

       新聞來源:環球旅訊          編譯:王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