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中心

youtobe twitter facebook

國際航協:支持旅客進行面部防護與機組佩戴口罩07 May 2020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以下簡稱“國際航協”)支持機艙內的旅客進行面部防護、機組人員佩戴面罩,這一臨時方案是人們恢複航空旅行采取的重要生物安全防疫措施。國際航協不支持“中間座位”空置的強制社交隔離措施。

       有證據表明,病毒在飛機上傳播的風險很低。旅客和機組人員戴上口罩將進一步降低本就很低的風險,同時避免了因社交隔離措施給航空旅行額外造成的成本激增。

       國際航協理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亞曆山大·德·朱尼亞克先生(AlexandredeJuniac)表示:“旅客和機組人員的安全至關重要。航空業正在與各國政府合作,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重新開始飛行。證據顯示,病毒在飛機上傳播的風險很低。我們將采取措施(例如,旅客進行面部防護和機組人員佩戴口罩)以增加額外的保護。必須找到一種解決方案,旅客既可放心飛行,又能負擔得起飛行的費用。兩者都必須兼顧,才是長久之計。”

       機艙傳播風險很低,但仍可采取進一步措施

       國際航協建議,可強制要求旅客進行面部防護,並向機組人員提供口罩。機艙感染新冠病毒的風險本就很小,作為衆多舉措之一,此舉更可進一步降低這一概率。

       除面部防護外,國際航協還提議采取以下臨時生物安全防疫措施:對旅客、機場工作人員和來往人員進行體溫檢測;登機和下機流程中,減少與其他航班旅客或機組人員的接觸;飛行過程中,限制機艙內的移動次數;更高頻次和更深程度的機艙清潔;以及簡化機艙餐食供應,減少空乘在機艙內的移動以及和旅客的互動;當證實可行且可以大規模應用時,還可將病毒檢測或免疫護照包含在臨時生物安全措施內。

       國際航協不建議在機艙內采取”中間座位“空置的強制社交隔離措施。

       證據顯示,即便在沒有特殊措施的情況下,病毒在機艙內傳播的風險也很低,盡管目前采集的數據有限。

       在中國飛往加拿大的一架航班上,針對一例新冠肺炎旅客的密切聯系追蹤調查顯示,並未出現機艙傳播;

       在中國飛往美國的一架航班上,針對12例新冠肺炎旅客的密切聯系追蹤調查顯示,亦並未發現機艙傳播。

       曾在航班上出現新冠病例的國際航協成員航空公司反饋,情況與上述兩個航班相似:

       國際航協針對18家主要航空公司的非正式調查顯示,在2020年1月至3月期間,僅有三起疑似在飛行中發生的病毒傳播事件,均為旅客傳染機組人員。另有四起報告稱飛行員之間有明顯的傳播,這可能發生在飛行中或飛行前後(包括中途停留)。沒有任何疑似的旅客間的傳染事件發生。

       國際航協對1,100名在空中旅行後被確診的旅客(也是在2020年1月至3月期間)進行了詳細的密切接觸追蹤調查後顯示,在同一航班的逾10萬名旅客中,並未出現二次傳播。機組人員中僅發現兩個疑似病例。

       有數項理由說明,主要通過呼吸道飛沫傳播的新冠病毒並未引發多起機艙內傳染,因為空中旅行與其他公共交通方式不同:

       旅客的飛行途中,面部朝向為同一方向,只有為數不多的面對面互動機會;

       座椅靠背為機艙內向前或向後傳輸制造了障礙;

       從機艙天花板到地板的氣流進一步降低了機艙內向前或向後傳播的可能性。此外,氣流速度很快,且與其他室內環境中空氣流通方式不同,不利于飛沫傳播;

       現代化飛機上安裝了高效微粒空氣(HEPA)過濾器,配合高效的新鮮空氣循環系統,機艙空氣堪比醫院手術室的空氣質量。

       此外,即使強制性要求保持”中間座位“開放也無法實現有效的社交隔離,因為大多數機構建議社交隔離需為1至2米,而平均座椅寬度不足50厘米。

       “機艙內的物理環境導致病毒不易傳播,因而很少看到機艙內的傳染案例。近期,我們的目標是通過有效措施讓機艙環境更加安全清潔,確保旅客和機組人員能夠安心旅行。篩查、面部防護和口罩是我們建議采取的諸多措施之一,”德·朱尼亞克先生指出。

       而針對病毒和疫情的長期解決方案則將依靠醫學界的力量。

       “我們需要可以大規模使用的疫苗、免疫護照或有效病毒檢測。雖然這些工作的前景可期,但在我們重啓旅客運輸之前,卻不可能實現。因此,我們必須采取一系列措施,將已經很低的機上傳播風險,進一步降低。我們必須謹慎小心,任何解決方案都不應該傷及航空業的根本,我們應該采取那些可以迅速投入使用且行之有效的措施,”朱尼亞克先生強調。

       經濟影響

       要求在飛機上采取社交隔離措施的呼籲將導致航班的最大載客率跌至62%,大幅低于行業平均盈虧平衡點的載客率(77%),對于航空業而言,無異于傷筋動骨。

       隨著可銷售座位數的減少,單位成本將急劇上升。與2019年相比,為了彌補成本,機票價格將不得不大幅上漲(視地區而定,介于43%和54%之間)。

       航空公司正為生存而戰。中間座位空置將導致成本增加。如果提高票價,那麽價格親民的旅行時代將結束。另一方面,如果航空公司無法彌補較高票價的費用,將面臨破産。在疫情結束之後,當世界需要強大的連接性來助力經濟複蘇時,上述兩個選項都很不明智,“朱尼亞克先生補充道。

 

       新聞來源:中國民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