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中心

youtobe twitter facebook

民航大藍洞:航空業對中國經濟貢獻27 Apr 2020

  受COVID-19疫情影響,全球航空業告急,多家航空公司破産,全行業緊急裁員,航空業紛紛向政府求援。航空業受損,進一步加劇商務、旅遊、貨運等行業的困境,由此可見,航空業對國民經濟有著重要影響。

  因此,本文從宏觀角度,使用投入産出模型,從經濟貢獻和創造的就業崗位等角度,對2019年我國民用航空業帶來的經濟影響進行了分析。

  1.計算方法

  本文使用的經典經濟影響評價模型主要從三個層面,對我國民用航空業的經濟影響進行評估,包括:

  I.直接影響:由民航業自身的經濟活動産生。

  II.間接影響:由民航業的經濟活動的供應鏈上的各個行業産生。對于民航業來說,供應鏈上的産業包含食品、石化、航空器制造、法律和金融服務等。

  III.衍生影響:當民航業的雇員、其供應鏈上的産業及其雇員消費時産生的經濟影響。

  基于以上三個層面,我國民航業的經濟影響可以從以下幾個維度進行描述:

  I.營業盈余;

  II.支付給勞動者的薪酬;

  III.生産稅淨額;

  IV.産生的就業崗位數量。

  投入産出表是當前計算一個行業直接、間接和衍生經濟影響的最有效的方法,我國投入産出表由國家和地方統計部門,每以0、2、5、7結尾年份統計發布,因此,最近發布的投入産出表為2017年度的表格。

  通過投入産出表,可以計算出直接消耗系數矩陣和完全消耗系數矩陣,結合估算的2019年航空業總産出,即可得到航空業的間接與衍生經濟影響。由于本文的計算目標為2019年我國航空業的經濟影響,而投入産出表為2017年版本,本文使用GDP平減指數進行修正。同時,將計算得到的民航業産出、各個行業的間接和衍生産出,除以各行業的人均産出,即可得到航空業帶來的直接、間接和衍生就業崗位數。

  本文使用數據主要來自中國國家統計局、中國民用航空局和世界銀行。

  2.航空業經濟概況

  預計至2019年,我國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行業(以下簡稱交通運輸業)GDP達到42,802億元,占所有行業GDP的4.32%,其中,航空運輸業(包含航空客運、航空貨運和航空運輸輔助,下同)的GDP産出為3,733億元,占交通運輸業GDP的8.72%,占所有行業GDP的0.38%。

  圖1 航空業和交通運輸業的GDP占比

  數據源:國家統計局、中國民用航空局

  2019年,我國就業人數達到77,471萬,其中預計交通運輸業從業人員達到3,103萬,占全國總就業人數4.01%,其中,航空業就業人數預計達到75萬,占交通運輸業就業人數的2.41%,占全國總就業人數的0.1%。

  圖2  航空業和交通運輸業的就業人數占比

  數據源:國家統計局、中國民用航空局

  圖3展示了各行業2019年GDP、就業人數和人均産值的分布情況,其中散點的尺寸代表了該行業的人均産出。由于行業規模限制,盡管航空運輸業在我國整體經濟體量中占比較小,産生的就業貢獻也有限,但在人均産值高達49.8萬元,排名靠前,僅次于文體、娛樂(147.8萬元)和農林牧漁(86.2萬元)兩個行業。

  圖3各行業GDP、就業人數、人均産出

  表1   GDP、就業人數、人均産值明細

  數據源:國家統計局

  3.經濟貢獻

  航班運行期間的各項活動均會有經濟價值被消耗或被産出,本文所計算的航空業對經濟的直接影響僅包含航空運輸及其輔助行業的經濟活動造成的影響,而相關的其他不直接在航空運輸活動中提供服務的行業的産出,將被包含在間接影響中,而上述所有企業及其雇員,為了支持企業或自己而産生的消費,被計算在衍生影響中。

  舉例來說,當一架客運航班由北京首都機場飛往上海虹橋機場時,航班的客票收入、貨運收入、機場起降費用、導航費用、地面服務費用、配餐服務費用等記為直接經濟貢獻;航空器及其零部件的費用、配餐的原材料費用等記為間接經濟貢獻;而制造商為了生産飛機零部件而消耗的金屬、能源等的費用,則被記為衍生經濟貢獻。

  根據以上定義,通過投入産出模型,可以得到航空業對我國經濟的直接、間接和衍生影響。如圖4所示,2019年航空業為我國經濟直接貢獻了超過2,000億元,而間接和衍生經濟貢獻共計5,600億元,超過直接經濟貢獻的一倍。一方面,這說明了航空業對拉動其他行業生産有著積極的作用;另一方面,也說明航空業對其他行業的依存度較高,這一點將在下文進一步討論。

  圖4 2019年我國航空業直接、間接、衍生經濟貢獻

  數據源:國家統計局、中國民用航空局

  經濟貢獻又可細分為由勞動者薪酬、生産稅、營業盈余和創造的就業崗位。航空業直接經濟貢獻明細如圖5所示。2019年,航空業支付勞動者的薪酬約為1,492億元,無論是其占總經濟貢獻的比例(74.39%),還是支付人均薪酬(19.9萬元),均遠超全國總體水平(6,507元,58.81%)。

  但同時,我國航空業生産稅淨額及營業盈余占其直接經濟貢獻的比例(分別為8.83%和16.78%),卻遠低于全國平均水平(13.35%和27.84%)。這也說明了航空經濟的一個特征,盡管有大量的稅務減免,但航空業的淨利潤額仍然單薄。

  圖5   2019年我國航空業直接經濟貢獻成分明細

  數據源:國家統計局、中國民用航空局

  就業貢獻方面,盡管我國航空業從業人數僅為74.87萬,但它為其供應鏈上各相關單位共計帶來了604.44萬個就業機會,約為其自身就業規模的8倍。

  圖6  2019年我國航空業直接、間接、衍生就業貢獻

  數據源:國家統計局、中國民用航空局

  4.行業依存

  根據投入産出表,各個行業之間的依存情況也可以得到明晰的展示,通過計算航空業單位産出對各個行業産出的消耗情況,可以得到航空業對各個行業的依存度(圖7);同理,通過計算各個行業單位産出的消耗中,航空業投入的占比,也可以得出各個行業對航空業的依存程度(圖8)。

  圖7  航空業對各行業依存度

  數據源:國家統計局

  2019年,航空業每1萬元産出消耗其他行業共計約7,900元。從圖7可以看出,制造業和交通運輸業的産出,是航空業主要消耗的對象,二者總計占航空業單位産出對各行業消耗量的60%以上。

  航空器及其零部件和航空燃油的消耗占據了航空業成本的主要部分,二者作為制造業的産出,無疑使得制造業成為了航空業的主要依存對象,而航空業單位産出對二者的消耗也分別達到了21%和13.93%,遠遠高于其他行業。

  另一方面,由于航空公司依賴機場提供的地面服務,機場也要依靠航空公司支付使用費、帶來客流,而二者的支出與消耗又都計算在航空業中,這樣的互惠關系使得交通運輸業,尤其是航空業自己,成為了航空業主要依賴的對象(21.21%)之一。

  相較于航空業的對其他行業的消耗,其他行業單位産出對航空業的消耗較少,且較為平均。2019年,其他行業每1萬元産出,消耗航空業共計約5,300元。根據圖8,盡管租賃和商業服務、制造業和交通運輸業占據了航空業投入榜的前三位,但占比均不超過20%。

  圖8  各行業對航空業的依存度

  數據源:國家統計局

  5.結論

  本文使用投入産出表,對2019年我國航空業對經濟的影響進行了分析,主要從直接、間接和衍生三個層面,以及支付勞動者的薪酬、生産稅淨額、營業盈余以及提供的就業崗位四個維度進行了探討,得到以下結論:

  I.2019年我國航空業GDP産出約為3,733億元,占交通行業總額的8.72%,占全國的0.38%。

  II.2019年我國航空業就業人數約為75萬,占交通行業就業總人數的2.41%,占全國的0.1%。

  III.盡管GDP和就業人口在全行業以及全國占比較小,但航空業人均産值達到49.8萬元,遠高于全國其他行業。

  IV.2019年,我國民航業直接經濟貢獻超過2,000億元,其中勞動者薪酬占比最大,占74.39%;間接和衍生經濟貢獻分別約為1,900億元和3,742億元。

  V.2019年,航空業帶來的間接和衍生就業崗位分別為270萬和330萬,是其自身直接就業崗位數的8倍。

  VI.行業依存方面,航空業主要依靠制造業(42.53%)和交通運輸業(21.21%)的産出;商業服務(18.24%)、制造業(17.37%)和交通運輸業(16.24%)則為航空業産出的主要使用行業。

 

 

  新聞來源:民航資源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