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中心

youtobe twitter facebook

2019年全球航空業回顧與展望20 Jan 2020

       航空業剛剛經曆了動蕩的一年:暢銷的波音737MAX飛機停飛了,一些知名的航空公司倒閉了……這從來就是一個充滿挑戰,優勝劣汰的行業。

       雖然航空業在2019年實現了連續10年盈利,但利潤越來越集中在大型洲際航空公司和競爭力強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身上。不少規模較小、效率較低的航空公司則難以應對地緣政治動蕩、經濟增長乏力、市場競爭激烈等挑戰,陷入了經營困境。

       事實上,2019年航空業經曆了大浪淘沙,2020年則在未知與挑戰中孕育新的希望。

       飛機:停飛、停産與新機型

       2019年全球航空業發生的影響最大的事件當屬波音737MAX飛機停飛,這是航空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飛機停飛事件。

       在印尼獅航和埃塞俄比亞航空兩起致命空難發生後,多國監管機構紛紛下令停飛波音737MAX飛機。在短短幾天時間內,全球已交付的376架該型號飛機全部停飛,新生産的波音737MAX飛機亦停止交付客戶。

       突如其來的停飛影響了航空公司的運力安排。不少波音737MAX運營商被迫取消航班,並放慢了發展速度。例如,運營全波音737機隊的美國西南航空擁有34架波音737MAX飛機,停飛導致其每天取消上百個航班。這不僅限制了其運力增長,還導致其營業成本增加。

       隨著停飛時間延長,多數航空公司通過調整航班計劃,較好地適應了新情況。有投資分析師還認為,停飛導致市場總運力減少,航空公司定價權增強。由于波音737MAX運營商的運力增長受限,那些沒有引進該型號飛機的運營商可能獲得更大的市場份額,並促進業績進一步提升,如達美航空。

       進入2020年,波音737MAX複飛問題仍是行業關注的焦點。在積壓了400多架波音737MAX飛機後,波音公司自今年1月起暫停了該型號飛機的生産,相關供應鏈受到了較大的影響。截至目前,複飛時間依然待定,而且即便波音737MAX飛機重新投入運營,如何重獲旅客的信任依然是一個不可回避的問題。

       與波音737MAX飛機暫停生産不同,空客公司2019年宣布,將在2021年停産空客A380飛機。停産的原因是空客A380最大運營商阿聯酋航空決定取消39架該型號飛機訂單,導致其儲備訂單不足。由于之前利潤減少、增速放緩,阿聯酋航空在2019年大幅調整了機隊戰略,從青睐大型寬體機轉向青睐座位數較少的中型寬體機:減少空客A380訂單,轉而訂購空客A350;減少波音777X訂單,訂購載客量更小的波音787-9。

       為了滿足市場對更遠航程和更低成本飛機的需求,空客公司還在2019年推出了空客A321XLR飛機以搶占中型飛機市場。作為空客A320neo家族的最新成員,空客A321XLR是航程最遠的單通道客機。它能夠直飛美國東海岸到歐洲中部大城市甚至中國至歐洲部分航線。

       截至2019年底,空客A321XLR飛機已經收獲了全球24個客戶的超過450架訂單。其客戶不僅包括全服務和主營遠程航線的航空公司,還包括亞航X等低成本航空公司。可以預見,該型號飛機將幫助航空公司開拓一個全新的單通道洲際直飛市場,甚至為中遠程低成本市場的開拓帶來新的商機。

       市場:破産、困境與新機遇

       2019年是全球航空史上航空公司破産速度最快的一年。

       航空咨詢機構IBA的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1月~10月,全球已有17家航空公司倒閉,其中以歐洲航空公司居多,而且不乏知名度較高的航空公司,如全球首家旅行社托馬斯·庫克集團。該集團旗下托馬斯·庫克航空在夏季高峰期運營了約100架飛機。其破産導致大批旅客滯留海外,引發了英國曆史上規模最大的和平時期遣返行動。

       其實,歐洲航空業的破産潮可以追溯到2017年。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內,歐洲數家航空公司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倒下:意大利航空、德國柏林航空、英國君主航空……雖然這些航空公司破産各有各的原因,但市場分散、競爭激烈的歐洲航空市場的確亟須整合,而最終受益的將是那些規模大、管理好的航空集團。由于對歐洲經濟的擔憂,以及英國“脫歐”帶來的不確定性和對經濟的影響,這種整合可能還將波及更多的歐洲航空公司。

       除了破産航企之外,歐洲市場上還不乏苦苦掙紮的航空公司,如前幾年大力拓展跨大西洋遠程低成本市場的挪威航空。雖然該公司在2019年采取了更保守的策略,將戰略重點從快速擴張、搶占市場轉向成本降低、實現盈利,但其依然深陷虧損的泥潭,並在2019年底出售了挪威航空阿根廷子公司。

       可以說,遠程低成本業務模式仍未得到證實,遠程低成本航企在2020年的發展依然充滿挑戰。就連歐洲之翼在2019年也陷入虧損,漢莎集團宣布停止其運營遠程航線。

       當然,歐洲並不是唯一有航企深陷困境的市場。韓國韓亞航空不得不出售自己的部分股權;墨西哥Interjet航空陷入生存困境;維珍澳大利亞航空聘請了一位新的主管,以幫助其擺脫困境。同時,還有一些國有航空公司正在苦苦掙紮,如南非航空、馬來西亞航空、泰國航空、印度航空。

       值得一提的是,印度政府正在努力為長期虧損的印度航空尋找買家,其未來發展可能私有化。然而,私有化並非萬能的“藥方”——曾作為印度最大的私有航空公司,捷特航空在2019年已經被迫停飛。該公司在經營高峰期有120多架客機。

       如今,靛藍航空才是印度市場上真正的後起之秀。該公司近年來飛速擴張,到2019年底機隊規模已超過250架,是印度最大的航空公司。就在捷特航空破産半年後,已經是全球最大空客A320neo運營商的靛藍航空搶抓市場機遇,確認訂購300架空客A320neo系列飛機。毫無疑問,該公司2020年在印度市場上將一家獨大,一展宏圖。

       業績:盈利、集中與新預測

       在一些中小航空公司陷入經營困境甚至破産或被迫出售股權之際,那些競爭力強的大型洲際航空公司和領先的低成本航空公司卻為行業貢獻了絕大部分利潤。可以說,利潤的集中使航企的業績呈現出較為明顯的馬太效應。

       自完成合並重組以來,美國航企的盈利能力長期保持世界領先地位,2019年也不例外。美國交通部的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1月~9月,美國21家航企共實現淨利潤117.2億美元。其中,美國三大航和美國西南航空貢獻了91億美元。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作為全球最賺錢的航空公司,達美航空同期淨利潤為36.7億美元,同比增長26%。

       歐洲市場則是另一番景象。由于競爭激烈、經濟低迷,一些中小航空公司深陷破産潮,而那些大型航空集團也未能獨善其身。從目前已公布的業績數據來看,歐洲三大航空集團2019年1月~9月淨利潤均較2018年同期減少,低成本航企翹楚瑞安航空2019/2020上半財年的淨利潤也只是同比基本持平。

       在中東地區,阿聯酋航空集團2019/ 2020上半財年的收入雖然有所減少,但由于油價下跌,淨利潤增長了8%,達到3.2億美元。其中,阿聯酋航空的淨利潤更是大幅增長。

       從全球市場來看,雖然國際航協在2019年兩次下調全年航空業的淨利潤預期,但值得期待的是,其對2020年的預測似乎更樂觀一些——2020年全球航空業淨利潤將達293億美元,高于2019年的259億美元。

       更樂觀的淨利潤預期主要來自經濟發展的前景正在改善。國際航協的預測是基于2020年GDP預計增長2.7%,以及世界貿易增長預計將從2019年的0.9%反彈至3.3%。正如國際航協理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亞曆山大·德·朱尼亞克所言,2019年是當前經濟周期的低谷,2020年的前景則略微光明。

       對于航空公司重要的燃油成本,根據國際航協的預測,石油供應充足,導致庫存增加,布倫特原油價格預計將從2019年的每桶65美元下跌至每桶63美元。航油價格將隨之下跌,平均價格約每桶75.6美元。

       然而,一個很大的不確定因素是,航空公司運力對2020年利潤將産生什麽影響。國際航協首席經濟學家布萊恩·皮爾斯表示:“2019年的載客率有所提高,這不僅是因為波音737MAX停飛,還因為航空公司迅速對市場前景惡化作出反應,並放慢了擴張步伐。2020年的情況有所不同,因為將接收很多新飛機。”尤其是在波音737MAX飛機預計于2020年複飛的情況下,國際航協預測2020年將交付2100多架飛機。

       全球航空業未來值得關注的問題

       波音737MAX何時安全複飛

       波音737MAX飛機將在何時重回藍天,是航空業在2020年普遍關心的一件大事。自2020年1月起,波音公司已暫停生産波音737MAX飛機;新任首席執行官也在近日走馬上任。雖然發生了這些變化,但波音737MAX飛機複飛時間依然待定。當然,即使成功複飛,各國監管機構何時放行、如何讓旅客對該型號飛機重拾信心、如何應對停飛賠償等問題仍是行業關注的熱點。

       航空環保問題備受重視

       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減少乘機出行的環保呼聲在歐洲大陸蔓延,一系列針對民航業的政策已經箭在弦上。進入21世紀20年代,環保問題還將受到更多旅客和投資者的重視。航空業將采取更多措施促進行業的可持續發展。國際航空碳抵消與減排計劃(CORSIA)正在分階段實施。同時,越來越多的航空公司將努力減少航空對環境的影響,如更新機隊、減少地面及機上一次性塑料品的使用等。

       航空分銷行業將迎來變革

       自2012年國際航協(IATA)推出新分銷能力(NDC)項目以來,經過幾年的發展,航空業已經在技術上做好准備,並將進行全面的NDC推廣。作為一個行業的顛覆性項目,NDC支持航空公司豐富産品並進行“訂單式”銷售,為旅客提供“一站式”旅遊産品采購平臺。IATA的目標是,20%的會員航空公司到2020年通過NDC分銷20%的産品。NDC正在改變航空分銷行業的格局,航空公司也將轉型成為真正的零售商。

       遠程窄體客機將重塑航線網絡

       根據亞太航空中 心 (CAPA) 的預測,遠程窄體客機將在未來10年重塑航線網絡。這些窄體客機航程更遠、座位經濟性更好,可以頻繁地連接一些相對較小的城市,幫助航空公司開拓一個全新的單通道洲際直飛市場。以空客A321XLR客機為例,其在巴黎航展上一經推出便廣受青睐。如果進展順利,該機型將在2023年交付運營。

       中國將成為全球最大的航空市場

       根據國際航協(IATA)的預測,亞太地區將成為推動航空需求增長的最大驅動力。到2024年或2025年,中國將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航空市場。中國經濟轉型為消費主導後,將長期帶動客運需求強勁增長。此外,印度將在2024年前後超過英國成為全球第三大航空市場。印度尼西亞在2017年已經成為全球第十大航空市場,預計到2030年將成為全球第四大航空市場。

       航空聯盟將如何發展

       2019年,天合聯盟成員達美航空已經完成對拉塔姆航空20%的股權收購,而拉塔姆航空將于2020年10月退出寰宇一家。此舉將削弱寰宇一家在拉美市場上的影響力,甚至徹底改變美國至拉美市場的競爭格局。未來,達美航空將與拉塔姆航空先開展代碼共享合作,再開展聯營合作(須獲得監管機構的批准)。在聯營合作與股權投資日益受重視的當下,航空聯盟如何發展,以及拉塔姆航空是否會加入天合聯盟,讓我們拭目以待。

       機上Wi-Fi普及將帶來客艙巨變

       隨著互聯網和衛星技術的快速發展,預計到2030年所有飛機都將實現Wi-Fi連接。航空公司是否對機上Wi-Fi服務收費還有待觀察,但聯網的客艙能為旅客帶來的變化不僅是浏覽社交媒體這麽簡單。有的飛機制造商已經在測試物聯網客艙技術,如聯網座椅可記住旅客座椅設置偏好,聯網廚房在飛機落地後可自動預訂補給等。

       無人機物流行業發展受關注

       2019年,無人機在澳大利亞、美國等地投用,商用無人機成為一個備受關注的領域。從醫藥到食品、零售包裹和工業材料,很多公司正在為城市和農村地區制訂空中配送解決方案。2020年,無人機物流行業有望進一步發展。而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世界正在發展基于無人機的地理物流系統。這不僅將帶來新的經濟增長,還將給航空物流和行業安全監管帶來新的變革。

       電動飛機將飛上藍天

 

       電動航空領域在2019年發生了很多令人興奮的事情:最大的混合動力推進飛機Ampaire337成 功 試飛,專為區域旅行而設計的輕型9座純電動飛機Alice亮相。Alice在未來3年左右的時間裏,可能成為世界上第一架純電動客機。然而,其目標不是取代長途幹線飛機。除非電池技術取得突破性進展,否則比通勤飛機更大的純電動航空器在未來10年內不太可能面世。

       新技術將在航空業全面應用

       我們看到,全球航空業正在積極應用人工智能、生物識別等先進技術,以減輕航空企業的負擔,提高運營效率,提升旅客體驗。未來10年,這些新技術將日益成熟,並滲透到航空業的方方面面。例如,生物識別技術將成為機場服務旅客的重要方式,使旅客出行體驗更佳;聊天機器人、虛擬助理等將為旅客提供更高效的服務。(《中國民航報》、中國民航網 記者鄭雪)

 

       新聞來源:中國民航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