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中心

youtobe twitter facebook

機場三字代碼背後的故事14 Apr 2014


圖:洛杉磯國際機場(LAX)

  據《澳大利亞商務旅行者》報道,機場三字代碼是旅客出行中必然會見到的英文字母。有的三字代碼一目了然,一看就知道是哪個機場,但有些三字代碼的含義就很難猜得出來了。

  這些三字代碼到底有什麽含義呢?我們先來看看澳洲一些機場的三字代碼吧。悉尼(Sydney)、墨爾本(Melbourne)和珀斯(Perth)三地的機場代碼分別為“SYD”、“MEL”和“PER”,取英文地名的前三個字母倒也不難理解。但並不是所有三字代碼都是這麽取來的,例如布裏斯班(Brisbane)機場的三字代碼是“BNE”而不是“BRI”,因為“BRI”是另一個意大利城市巴裏(Bari)的機場三字代碼。不過按說巴裏機場的三字代碼應該是“BAR”,但“BAR”這個代碼當時被分配給了現在已經廢棄的貝克陸軍機場(Baker Army Airfield)。

  即使英文地名中一些字母被忽略,很多機場三字代碼仍然像“BNE”一樣與所在地的地名緊密相符,如阿德萊德(Adelaide)的代碼“ADL”,奧克蘭(Auckland)的代碼“AKL”,香港的代碼“HKG”。可是有些機場的代碼就讓人完全摸不著頭腦了。

“X”從哪裏來?

  首先來說說代碼中“X”的由來。很多旅客都清楚“LAX”是洛杉磯機場的三字代碼,但大家都疑惑這個“X”是從哪裏冒出來的。這就要回到航空運輸發展的早期了,當時的機場代碼是以當地的氣象站二字代碼命名的,所以當時洛杉磯機場二字代碼是“LA”。後來隨著航空運輸的發展,二字代碼已不能滿足命名的需求,於是機場代碼發展成了三字代碼。原來的一些二字代碼則在後面加一個“X”變成三字代碼,波特蘭(Portland)機場的代碼“PDX”也是如此由來。

  迪拜(Dubai)機場的三字代碼之所以不是“DUB”,也同樣是因為“DUB”已是愛爾蘭首都都柏林(Dublin)機場的代碼。所以迪拜機場的代碼就變成了“DXB”,中間的“X”沒有任何意義,只是為了湊成三字代碼。提議在百格麗灣(Badgery’s Creek)建造的西悉尼新機場(Sydney West Airport)的三字代碼被命名為“SWZ”也是同樣的道理。

一個城市,多個機場

  以倫敦為例,倫敦市三大機場的三字代碼都以“L”開頭,後面兩位來自機場自身的名稱。希斯羅機場的代碼為“LHR”(London Heathrow),蓋特威克機場的代碼為“LGW”(Gatwick),倫敦城市機場的代碼為“LCY”(London City)。

  然而,倫敦其他機場三字代碼與倫敦地名就沒有這樣的相關性,例如斯坦斯特德機場(London Stansted Airport)的三字代碼並不是以“L”開頭,而是“STN”。這個機場主要起降廉價航空的航班。

看似與所在地無關的三字代碼

  北京的三字代碼是“PEK”,跟“Beijing”看似毫無關系。但其實,PEK是舊時“北京”的英文名“Peking”的前三個字母。中華人名共和國成立以後,“Peking”變為了“Beijing”。北京的英文寫法變了,但是機場的三字代碼卻並未跟著改變。

  另外一個例子便是芝加哥的俄亥俄國際機場(O’Hare International Airport)三字代碼“ORD”。這是因為當初機場跑道毗鄰一個叫“Orchard Place”的小型農業社區,所以機場剛開始一直叫”Orchard Field Airport”,所以三字代碼就成了“ORD”。

不得不提的加拿大

  加拿大很另類,不管城市地名是什麽,國內所有機場的三字代碼都一律以“Y”開頭。這又得從航空業早期說起了,但這次與氣象站無關,而是無線電廣播站臺。無線電廣播剛剛興起時,北美按照地理區域被劃分成三塊,每一塊區域的發射臺呼號前都要加上自己區域的一個特定的字母。當時美國密西西比河以東的地區為“W”,以西地區為“K”,而加拿大則是“Y”。

  這就解釋了為什麽溫哥華(Vancouver)機場的三字代碼是“YVR”,渥太華(Ottawa)機場的三字代碼是“YOW”,多倫多(Toronto)皮爾遜國際機場的三字代碼是“YYZ”。這裏有個疑問,多倫多機場的三字代碼不是應該為“YTO”嗎?答案跟之前說過的類似,“YTO”當時已經被用作多倫多市的通用地區代碼,所以不能被用作機場三字代碼了。而“YYZ”則是當時多倫多皮爾遜國際機場所在的一個名叫Malton的小村子裏無線電廣播站臺的呼號,後來這個呼號就被停用了。

  這下大家就清楚了,下次出行時再看到行李箱上貼的機場三字代碼,就知道這三個字母絕不是隨機抽取的,有時它們的背後還有大家不知道的故事。




新聞來源:民航資源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