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youtobe twitter facebook

民航人严格落实疫情防控要求 守好祖国防疫的“空中长城”07 Jul 2021

  7月6日,中宣部举行记者见面会,邀请民航系统党员代表围绕“为了人民的美好航空出行”与记者见面交流。会上有记者提问,疫情期间,民航人面临了哪些严峻挑战?针对这些挑战,是如何进行应对的?特别是针对航空器这样的密闭空间,采取了哪些防疫措施和应急处置的方案?

  国航股份客舱服务部乘务员管理一部高级经理杨静轩表示,疫情对于民航乘务员这个工作确实带来了很多的挑战,因为我们要在保障航空安全的基础之上,落实所有的疫情防控要求,同时我们也要不断地优化和调整服务的动作和程序。因为在航班当中,乘务员现在也是全程都要佩戴口罩,戴着医用的防护手套,部分航线还需要穿着防护服来执行航班任务。同时我们还要熟悉对于航空器的清洁消杀的程序,在航班上出现疑似病例的应急处置流程。民航局也是根据我们航空公司,还有机场一线员工的工作特点,梳理汇总了疫情防控的技术指南,目前也已经更新到了第七版,给我们一线员工给予了非常好的指导和支持。

  对乘务员来说,为了落实防控要求,很多航班在执行之后,都要进行集中隔离。这种隔离至少要14天。我们也统计了一下,以国航乘务员为例,从战疫开始到目前,最多的隔离次数已经达到了15次,累计隔离日期已经达到210天,也就是将近7个月的时长。其实每次隔离过程当中,乘务员都是不能跟家人见面,心里也怀着对家人的亏欠和歉疚。但是面对防疫的要求和工作,他们都能够舍小家、为大家,坚定地去履行自己的使命,扛起责任。

  在整个航班运行过程当中,国航也都在严格落实疫情防控的要求,尤其是进一步加强了对于一些重点管控环节,比如像航空器的通风消毒,还有旅客登机前的手部消毒,以及体温检测等环节的把控。也在严格落实航空器的预防性消毒、终末消毒、随时消毒等工作机制。在这里也想跟大家分享一个小的常识。在飞机上,我们在万米高空飞行的时候,飞机可以从高空吸入大量的清洁空气,完成整个机舱全部空气的置换只需要3分钟左右的时间。而且在机舱里面,所有的空气都是保持由上而下的流动状态,每一架飞机也都安装了高效的微粒空气过滤器,这样也保证每一架航班客舱都拥有高质量的清洁空气。所以也请大家放心地选择航空交通工具出行。

  乘务员会在航班当中履行好自己的责任,通过体温检测等方式,密切关注每一位旅客健康情况,一旦出现有发热等疑似症状,乘务员会将旅客及时转移到机上预设的应急隔离区当中,指定专门的乘务员为他提供必要的服务,同时会收集好这位旅客所接触使用过的所有物品,做好整个机舱的消毒。

  对于民航乘务员来讲,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我们一直坚定地站在疫情防控的风口浪尖,不惧病毒,勇往直前,把航线作为火线,客舱作为方舱,机场作为战场,通过每一个人的努力,守好祖国防疫的“空中长城”。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副总经理、党委委员孔越表示,中国民航的防疫工作是立体的,有地面的防疫,有空中的防疫。作为机场来讲,我们主要的战场就在地面,地面的主要战场在航站楼。主要面临的挑战是如果有疑似病例,不能从大兴机场放出去,要把他安安全全送到该送的地方去,这是我们一个最根本的目标。

  还有旅客防控和员工防控,怎么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感染。所以,我们在防疫过程当中,注重的是把航站楼各个出入口把好,要有体温的测温设施,还有扫码的各种检查,因为当时疫情暴发的时候,这些东西都不好买,所以我们要动员各种力量去采购,迅速地把它给装上。员工防控方面,我们的重点是安检员,因为他跟旅客密切接触,要求我们安检员要穿上防护服,一天几个小时下来,也是大汗淋漓。航站楼里一天要做好多遍消杀。还有新风,那么大一个空间,要全部打开新风,等于全部打开窗户,还要让航站楼里面的温度舒适。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实现了“叁个零”的目标。一个目标是旅客和货物零感染,到现在为止,没有因为大兴机场的问题让旅客受到感染。第二个目标是员工无感染,现在大兴机场的员工无一受到感染。第叁个目标是重大防疫物资运输没有差错,我们现在已经做到了。

  虹桥机场公司安检护卫保障部旅检一科党支部书记吴娜分享了上海机场在防疫期间做的一些措施。我们始终坚持“人物同防”的全闭环管理,同时我们也非常关注旅客在动线上的防护。所以,我们在候机楼一些公共区域内进行高频次的预防性消毒,同时也在安检的等候区内增设了一米线,提倡引导旅客相互之间自觉保持一米的距离,能够降低人员的密度。同时我们考虑到,旅客在过安检的时候,验证时需要摘下口罩进行人脸识别,为了降低这个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风险,我们在人工验证柜台上加装了透明的防护板,通过这样的物理隔断来更好地给旅客提供保障,也使旅客和我们的安检员更为放心。

  民航局空中交通管理局运行管理中心飞行流量室班组长、带班主任杜一泽表示,在整个抗疫过程中,空管系统承担应急救援航班的保障工作。记得在去年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特别是湖北空管的管制员们都被集中隔离到工作区里,一隔离就是76天,他们克服了与家人分别、医疗物资紧张的情况,一共保障了2576架次应急救援的航班。后来疫情反弹期间,北京、乌鲁木齐两个地区也都是采用这种管制员集中隔离的模式,确保了整个空中生命线的畅通,保障了民航运输的安全正常。

  川航股份有限公司副总飞行师刘传健表示,作为飞行员,整个民航对疫情的防控链条是非常长的,飞行员一边要保证飞行安全,一边还要保证工作人员的安全。不管是在格子间还是到停机坪,从地面到空中,从驾驶舱到客舱,从空管人员到机场保障人员等每个环节、每一个点都不能放松,不能麻痹大意,每一个地方都不能疏忽,只要有一个点断裂,就有可能造成我们的防疫失败,特别是对机组来说,更是如此。举一个例子,我们机组曾经在运送疫苗的过程中,飞埃塞俄比亚,我们有四套飞行机组、两套乘务组,连续飞行48个小时,在这48小时里都是全部穿防护服、穿尿不湿,在整个过程中把疫苗送到埃塞俄比亚,埃塞俄比亚的领导人还来接见我们,但是实际上就是远远的,都见不到面,机组回来还会被隔离28天。我记得在去年疫情刚刚发生的时候,2月底的时候,我飞了一班运输医护人员从成都到武汉,这个航线我非常熟悉,平时去的时候,都是车水马龙,人很多,很繁忙的一个机场,可是那天去了以后,保障人员非常少,整个机场好像停滞了一样,所有机场的人员、飞机都是停滞状态。后来我回家的时候,还发了一条微博是这么写的:我虽然看不到他们的面庞,但是我透过他们的服装、透过他们的口罩,看见了他们战胜疫情的决心和信心!所以我觉得,我们在疫情防控过程中,不仅要保障飞行安全,还要注意防护自身的安全,这方面其实是非常辛苦的。

 

  新闻来源 :民航资源网

       本文转载自民航资源网,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