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youtobe twitter facebook

灵活航班时刻 助力行业重启​08 Apr 2021

        如果各大航空公司想要尽快恢复运力,将世界重新连接,发挥自身在城市连通性上的重要作用,则航班时刻系统必须作出调整以满足它们的这一需求。

        根据《全球机场航班时刻指南》,传统航班时刻系统在疫情暴发之前运行良好。在通常意义上,在一些繁忙的机场,航空公司必须对其航班时刻有所保留,只需要80%的航班时刻处于确定的运行状态,剩余20%的航班时刻则允许新的承运人灵活使用来增加消费者的选择。
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使空中交通停滞不前,这给各大航空公司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航线网络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波及。显而易见,航班时刻系统也因此不得不调整原有的运行模式。
值得庆幸的是,即使部分国家反应缓慢,它们最终也同意暂时停用原先的航班时刻系统运行模式。2020年,北半球的部分国家针对全球范围内的航班都实行了全面豁免政策,不再受80/20的航班时刻规则限制。

        应对疫情 调整航班时刻

        自2020年10月以来,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一直在与各航空公司成员、行业合作伙伴和监管机构合作洽谈,以制定新的航班时刻政策指导方针,但是推进的过程困难重重。

        机场、航空公司和航班时刻政策协调机构的代表——世界机场航班时刻理事会(WASB)将新冠肺炎疫情所带来的各种影响视为不可抗力,以期通过早期航班时刻释放和50/50(即50%的航班时刻固定,50%的航班时刻空位释放)的航空公司航班时刻调整作为今年夏秋航季航班时刻运营的指导原则。

        尽早的航班时刻释放和50/50的航班时刻运行原则所提供的灵活性将使航空公司能够完成运营计划,从而为旅客提供更多选择,让人们可以放心地预订机票,在重启飞行后,顺利地完成工作并为经济复苏作出贡献。

        各国民航监管机构正期待着经济复苏,并且期待通过解除旅行限制来减轻监管压力。这些政策的频繁变动为人们的出行和航班的规划增添了不确定性,但航空业恰巧是一个需要确定性的行业。航空器飞上天空并非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机场需要管理其配套资源,航空公司必须组织机组人员和机队。这些事情需要时间来准备。

        今年北半球夏秋航季的航班时刻调整包含叁种不同的途径。其一是延续完全豁免政策;其二是听从世界机场航班时刻理事会的建议,将80/20规则变更为50/50,同时放弃对2月初未使用空位的豁免;其叁是欧洲采取的一系列复杂措施,这些措施并未给行业带来更多灵活性,而且缓解措施只适用于其不到50%的航班时刻。

        航空公司依旧在摸爬滚打中适应新的航班时刻规则,但航班时刻存在全球错位,这使得问题的解决异常复杂。实际情况是,欧洲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遭受的打击比其他地区都严重。航空公司将不得不占用大量的航班时刻或依靠不可抗力来达成协议从而平衡它们被取消的航班。

        现有情况下,航班时刻很难精准规划,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影响不仅关乎航班进出欧洲。事实上,国际航班对支线航班有极大的依赖性。葡萄牙里斯本和巴西圣保罗之间的航班很可能取决于从西班牙马德里飞往里斯本或从哥伦比亚波哥大飞往圣保罗的航班。如果没有前往圣保罗的航班,那么马德里和波哥大的航班也会受到影响。荷兰关闭边界也不仅仅影响着荷兰的旅客。

        可能发生的最糟糕的情况是,随着复活节假期和夏秋航季高峰期的到来,航空公司不得不硬着头皮规划航班时刻,无论精准与否。在当前情况下,航空公司根本负担不起造成更严重亏损的航班,而且这种方式对环境极不友好。

        保持灵活 运力合理分配

        航空公司必须确定,如果航班事先取消,则因此释放的航班时刻将被视为“合理不使用”。这样一来,它们便可以借此灵活地规划一个供需匹配的航线网络,而无须时刻注意不断变化的国家和地区边境开放限制政策。

        为了摆脱危机,汉莎航空集团旗下的两家航空公司减少了航线运营且裁员20%。汉莎航空早就做出了决定,只运营那些能带来正现金流回报的航线。它还调整了航线网络,使其全部围绕一个中心机场运营,而非通常意义上的五个中心机场。

        但是,正如汉莎航空首席执行官卡斯滕·斯波尔(Carsten Spohr)所说:“我们要对自己所运营的航班和航线负责,虽然我们极为依赖中心机场作为枢纽,但我们将尽一切努力保护自己的航班时刻。”

        “放弃核心的航班时刻将对汉莎航空造成损害。”他补充道,“我们需要那些必不可少的航班时刻来构建我们的航线网络。如果我们被迫空飞,后果不堪设想。这不仅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还会对环境造成负面影响。”

        换句话说,航空公司需要具有一定的航班时刻确定性,以稳定建立起能够支撑工作和贸易的航线网络。但是,在当前情况下强迫它们运营这些航线意味着空飞和不必要的碳排放,更不用说对已经十分脆弱的航空公司所造成的影响了。没有人会因此受益。

        同时,新冠肺炎病毒新变种的出现使得各国政府进一步收紧了旅行限制。这不仅导致今年第一季度全球国际和国内旅行的需求降低,而且还对未来机票的预订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例如,今年初英国关闭了所有的“旅行走廊”,以预防尚未发现的新毒株传入英国的风险。这也意味着任何从英国境外飞抵英国的人都必须在出发前出示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且在进入英国后接受隔离。

        航空公司要继续执行可持续的飞行计划,就需要灵活地应对这些旅行禁令,对各种出入境限制的变更尽早作出反应,并能够在需求出现后及时满足。通过容量规划的灵活调配更快地实现复工复产,监管机构和航班时刻协调机构在其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以疏代堵 推动复工复产

        严格的航班时刻分配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因为灵活性是保持航空公司运营高效的一种重要手段。疫情防控期间,区域运营商和低成本航空的航线网络减少幅度最大。它们需要对需求快速作出反应,并期待着航空旅行需求的明显反弹。通常它们设有多个基地,以最大限度地降低风险。
英国低成本航空公司易捷航空的首席执行官约翰·隆格伦(Johan Lundgren)谈到了他们最近在英国伦敦盖特威克机场为旅行需求反弹所做的准备。他认为,航班时刻的放弃并不意味着竞争力的下降,放弃一些航班时刻不仅能够释放空位供其他航企选择,自身也能够选择更心仪的航班时刻。

        航班时刻系统应该在行业恢复中起到积极作用,而非通过政策来限制飞行。航班时刻的相应政策和安排应当是行业恢复的推手而非阻碍。过早限制航班时刻的灵活使用对航空公司和机场而言将是灾难性的。航班时刻的缺失会导致经济损失和裁员,航线网络也会变小,这些对于想尽快出行的旅客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能因为航空公司飞行受限就认为其停止了运营。航空公司何时何地让飞机飞上天空是它们的事,其会在看到出行需求反弹时迅速作出反应。

        无论如何,随着空中交通从疫情的阴霾下慢慢走出,航班时刻计划要慢慢根据政策和飞行限制的变化而调整。航班时刻80/20的使用规则可能需要两到叁年时间才能再次恢复。

        有些人已经在设想流量恢复后的航线网络是什么样的。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前的拥挤机场可能不再会出现。一旦航空业出现稳定的反弹迹象,数据就会开始流通,航班时刻安排也会根据需要作出反应,未来的发展趋势就会变得明朗。

        在危机中将航班时刻系统不假思索的作出变更只会弊大于利,应当根据情况适时变动,以趋利避害。

        航班时刻的相关管理制度和政策一直旨在使航空公司满足人们的出行需求,短暂的分隔不代表世界不会再次连通。与现实不符的规则制定像是逆道而行,灵活性和空位释放功能有助于减少航空公司的失误,降低他们的损失,从长远来看,还能让它们保持更强的竞争力。灵活的航班时刻更改可确保制订可持续的飞行计划。这对机场、航空公司、消费者和全球经济恢复而言都有好处。 (《中国民航报》、中国民航网 记者张人尹 编译报道)

 

        新闻来源 :中国民航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