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youtobe twitter facebook

澳门民航业何时走上复苏之路?22 Mar 2021

       新冠肺炎疫情衝击之下,全球航空业过去一年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据IATA公佈的最新资料显示,二零二零年全球航空客运需求(按收入客公里计算)同比锐减了65.9%,是迄今为止航空运输史上下降幅度最大的一年。外国的航空公司亏损严重,部分不得不结束营业。

       为应对这场罕见的世界性危机,全球各大航空公司纷纷通过减少航班、停飞、裁员、降薪、强制休假等方式开展自救行动;各地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应急计划,挽救濒临破產边缘的行业;行业协会敦促各界向航空公司提供紧急流动性资金,以助其渡过疫情难关。

       随着我国疫情趋於平稳,由防控等级下调到取消各种禁令、各行各业纷纷复工复產。航空业去年中重新执飞部分航线航班,到去年底已完全恢复内地航线的飞行。新冠疫情影响下,澳门国际机场的乘客量和其他地区的机场一样急剧下降,外地来澳和经澳门机场转机的旅客也大幅减少,各航空公司纷纷取消航班。

       不过,澳门地区防控疫情取得成功,去年九月二十叁日起,全国居民赴澳自由行签註全部恢复,意味澳门向内地重新开通,客流逐步回升。在去年第四季度,澳门航空公司的内地航线客流同比由刚开始恢复两成,再回升至到叁成、四成。踏入二○二一年后,澳航陆续开设或恢复了多条内地航线:一月十九日开设澳门至浙江义乌航线,每周叁个往返航班;二月二日重开澳门至安徽合肥航线,每周叁个往返航班,二月叁日起青岛往返澳门航线复航。叁月中旬以后,澳航的预订数量比二月份倍增,预料未来数月的客运量可恢复至疫情前的六、七成。

       另外,澳门民航局最近透露,已开展构建澳门航空运输市场的新制度,有几个方案目前正在政府内部讨论,包括新营运商的准入制度与限制等。发生疫情一年多以来,国际游客几乎绝跡,更显示国际机场对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尤其是发展旅游休閒產业的重要性。澳门不能单单依靠博彩业,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裡,这点已广泛地受到中央政府和澳门社会各界的认同;民航业未来与旅游业和地区经济发展息息相关,将更加密不可分。为持续提升澳门国际机场的竞争力,以及增加机场客运大楼的接待能力,二○二○年初当局开展澳门国际机场客运大楼南面扩建工程。工程包括进行叁层总楼面面积约一万七千一百平方米的客运大楼空间延伸(包括建筑工程、结构工程、机电系统设备安装、室内装修等),以增加客运大楼的旅客候机空间、办公室、商业餐饮区、贵宾室等设施,并新建叁条登机桥。工程不久前已经平顶,落成后将提升机场整体客运大楼的接待容量至每年逾一千万旅客人次。

       还有,就是澳门国际机场未来的发展方向,政府正在研究新的营运商准入制度和限制,但未见透露具体内容。民航界人士希望在航线专营取消后,能引入新的竞争模式,像新加坡和香港那样实现「开放天空」。其实早在特区政府成立之初,就曾向中央政府提出「开放天空」的要求,获得国家民航局的支持。但是,澳门国际机场很少有外国航空公司利用「第五航权」开闢澳门转往中国内地的航线及航点。据了解,早期的限制来自对等航权,由於澳门的基地航空公司运力有限,「一对一」的方针限制了外地航空公司飞来澳门,「第五航权」难以实现。

       按照国际航空惯例,「第一航权」为领空飞越权,指不着陆而飞越另一个国家(地区)的权利;「第二航权」是技术降落权,是指不作商业行为的着陆权利;「第叁航权」是把从航空器所有国境(地区)内带来的旅客、邮件及货物卸下的权利;「第四航权」是装货权,指将旅客、邮件及货物载往航空器所有国境(地区)内的权利;「第五航权」是指载运乘客、邮件及货物飞往任何一签约国(地区),或卸下来自任何签约国(地区)的客货的权利,简单地说,就是为停经第叁国境(地区)内某些上下旅客或货物的权利。

       澳门国际机场於一九九五年十二月通航至今,主要只是开放「第叁航权」和「第四航权」,即允许并非是在澳门注册登记的中国内地、台湾地区和葡萄牙、新加坡等双方签有双边航空协议的飞机在澳门落客卸货、上客装货。若干年前也曾与少数外地航空公司试行「第五航权」,但成效不大。从澳门整体利益角度出发,国际机场是澳门对外联系的重要口岸,单靠基地航空公司以及少数「一对一」外地航空公司的航班,不足以发展成为客流与物流中心。况且珠江叁角洲还有其他机场在与澳门竞争。

       澳门作为粤港澳大湾区成员,以及中国和葡语国家经贸平台、华商平台,角色都在不断地加强,更已成为中国与葡语国家的经贸关系联繫的坚韧纽带,在数亿人口的葡语国家、在国际外交和政治舞台上,澳门的独特地位都是其他城市难以取代的。而国际机场又是澳门「一中心一平台」必不可少的硬件。疫情结束后,澳门地区旅游业和各行各业都需要加强澳门对外联繫,国际机场发挥的作用尤为重要。

 

       新闻来源:民航论坛        作者: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