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youtobe twitter facebook

航空业2021新篇章:顺势增长是底色,新生航司是亮点08 Jan 2021

        对于需要奇迹的航空业来说,在走过了艰难一年后,或许能看到希望。

        航空业过去一年的难

        2020年10月,比利时航空(Air Belgium)将两架飞机转移到法国的天主教圣地卢尔德,为冬季做准备。在此之前,这两架空客A340-300s一直停在塔尔贝斯-卢尔德-比利牛斯机场。

        比利时航空的发言人抱怨旅客需求下降,疫情给运营造成了诸多限制。

        受政府限制和民众出行意向降低的双重打击,整个航空业遭重创,比利时航空是其中一家艰难求生的航空公司。

        从各航空公司第叁季度的财报数据,我们就可以清楚地了解它们所承受的经济损失。

        全球航空数据公司Cirium在12月份发布的数据显示,北美的到达乘客同比减少了48%,拉美境遇类似,同比下降了46%。欧洲的情况更是惨不忍睹,到达乘客人次同比降幅超过70%。亚太地区的疫情控制得较好,但是到达乘客人次仍然比2019年减少了叁成。

        与2019年相比,2020年全球的客运量下降了67%,回到1999年的水平。

        与2019年相比,2020年航空公司1月到12月运营的航班数减少了49%,从3320万架次减少到1680万架次(截至12月20日)。国内航班与去年的2150万架次相比下降了40%,国际航班下降幅度更大,与去年的1170万架次相比下降了68%。

        除了将飞机停在卢尔德,比利时航空还取消了新航线,并且延迟开放两条航线的季节性航班。

        欧洲还有无数家在奋力挣扎的航空公司。波罗的海航空今年冬季的客座率只有叁分之一。在7月至9月的旺季,欧洲最大的航空集团IAG的客座率也只有50%,航空运力降低至21.4%。由于旅客需求仅达到正常时期的10%,旗下的英国航空每天亏损1300万英镑。

        由于收入减少了83%,IAG集团将冬春航季的运力减少至2019年的30%。

        10月份,易捷航空报告了25年以来的首度亏损,也将2020年最后几个月的运力削减至了2019年的20%。

        就连实力强大的新加坡航空也遭重创。该航空公司不仅裁员4300人,而且在9月份的时候表示,2020年底的运力将仅达到疫情之前的50%。

        美国航空曾预计,到2020年底,其运力将整体下降50%,而国际长途航班的运力将只达到2019年的25%。

        国际航协(IATA)预计,2021年欧洲航空公司的平均客座率为65%。这个数字听起来似乎并不低,但是要知道,一般只有当客座率达到70%的时候,航空公司才能实现收支平衡。

        而这些数据都还是变种病毒出现之前做出的预测。英国出现第一例变种病毒感染的消息出来之后,航空公司在圣诞期间都取消了航班。

        在不远的未来,航空业有什么可以期待?

        哪里可以通行,就飞往哪里

        航空媒体平台FlightGlobal的执行主编Graham Dunn称,未来几个月,航空公司都只是在为“可以通行的目的地”规划航线。

        但是对于传统全服务航空公司和低成本航空公司来说,它们需要采取不同的措施。传统航空公司将着重于与枢纽机场连接的主要航线,而低成本航空公司则会开发任何可以通行的航线。

        Dunn表示,中短期内,次要的国际航线尤其是长途航线不会恢复。此外,航空公司要实现收支平衡,需要采用较小的机型。

        总的来说,航空公司将采用较小的机型,降低航班频次,连接枢纽机场。

        关于票价的好消息和坏消息

        进入2021年,旅客可能会认为,由于需求降低,航空公司会降低票价,而且差旅人数的减少和视频会议的普及会拉低商务舱的票价。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不幸的是,旅游产品预订平台Hopper给出了否定答案。Hopper的数据显示,2021年3月美国商务舱的平均票价甚至比2020年高出70%,而且同一时期的经济舱的票价也上涨了18%。

        好消息是,这个数字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Hopper的发言人表示,2020年秋季,商务舱的需求骤降,预订量也下降了20%,这也意味着票价会降低。

        所以,从当前来看,航空公司提高2021年的票价是为了抵消之前的需求降低所导致的损失。如果需求持续走低,票价还是有可能会下降。春季捡到低价票,或许并不是白日梦。

        Dunn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主要航线的价格会比较优惠,因为传统航空公司都会以正常的赚钱渠道争夺客户资源,而且低价机票最终也会回归。由于机场需要人流,它们会以优惠的条件吸引航空公司。如果疫苗接种计划在今年夏季有所进展,会有更多点对点航线,旅客未必需要经由枢纽机场转机。

        新的航空公司会出现吗?

        虽然过去的一年对于航空业来说是一场灾难,许多航空公司倒闭,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生存下来的航空公司面临的竞争会减少。与此相反,疫情可能会催生新的航空公司。

        计划在2021年面世的航空公司包括,挪威的Flyr,新西兰的Pacifika Air。LIFT在南非成立不久,冰岛也可能推出新的航空公司。

        赶在2020年结束之前,东航旗下的新航司一二叁航空也已正式起飞。

        无论航空业看似多么惨淡,Dunn认为,疫情之后会有许多航空公司诞生。2020年夏季,欧洲放松出行限制,旅客数量上升,这足以证明旅客的需求。

        他还表示,低成本航空公司仅通过提供低价票,就开拓了点对点的新市场。例如,瑞安航空出售10美元的机票,旅客就可以前往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

        如果客流稀少的机场开始以低成本吸引航空公司在那里运营,新的航空公司就很可能会出现。此外,由于多家航空公司倒闭,很多飞机将会被闲置、专业人才也将寻找新的职业机会。对于有足够资金和勇气创办航空公司的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

        2020年10月,国泰航空宣布关闭旗下的国泰港龙航空并裁员8500人;而东海航空董事长黄楚标又出资创办了大湾区航空,还任命了前国泰港龙CEO丘应桦担任大湾区航空CEO。

        但是,行业回春不会立马到来,Dunn预期是在2022年夏季。但是他表示,到那时,会有足够的飞机和资金,其它航空公司会重新规划航线,而且会有新的公司加入其中。票价在短期内不会降低,但是Dunn预计会在一年之内下降。

        *本文综合编译自CNN和环球旅讯早前的报道

 

       新闻来源:环球旅讯          编译:王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