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youtobe twitter facebook

2020亚太记疫丨政府补贴 断臂自救 亚太航空业艰难中求生存29 Dec 2020

       亚太地区被誉为是全球航空业的“增长极”,航空公司运输的旅客量占到全球的40%。波音和空客计划生产的飞机大部分都是要交付给亚太航空公司的。然而新冠肺炎疫情使得一切都停滞下来,许多蓬勃发展的航空公司挣扎在生死边缘。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11月份发布的全球航空运输业财务预期报告显示,亚太区航空公司今明两年的总亏损预计为392亿美元,今年的乘客量也将下降超过六成,航空公司的总收入也将下跌约59%。

       航空公司不得不依靠政府补贴,采取停飞、重组、减薪、裁员等断臂自救的措施来渡过难关。

       中国香港:特区政府首次向私营公司注资并持股

       国泰航空集团是中国香港最大的航空公司,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国泰的运载量跌入低谷。在2020年前10个月,载运乘客人次较去年同期下跌84.6%,运力下跌76.5%,收入下跌82.6%。

      

       6月9日,国泰航空集团宣布将实施一项总规模达390亿港元的资本重组计划。作为此次重组计划中资金的重要来源,香港特区政府将首次采取向私营公司注资并持股的方式对国泰航空予以救助。

       10月21日,步履艰难的国泰再次公布企业重组,削减约8500个职位,停止营运国泰港龙航空,所有员工于2021年将不获加薪等。这些措施使国泰航空每月减少现金支出5亿港元,减幅为30%左右。

       新加坡:发行债券筹集资金

       东南亚的新加坡航空公司连续多年被评为世界最佳航空公司前叁名。但是作为城市国家,没有国内航班支撑,新航遭受的打击尤为严重。

       新航集团11月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由于旅客量下降98.9%,新航在截至8月底的上半财年净亏损34.67亿新元(约合173.36亿元人民币)。为此,新航两次发行债券及发售附件股,筹集96.5亿新元(约合482.5亿元人民币)资金,并在9月份宣布裁员4300人。新加坡政府承担了该领域高达75%的工资发放。

       新加坡交通部长王乙康表示,首要任务就是尽快与外界重新建立联系,用“西天取经”的精神重振世界航空枢纽地位。

韩国:开源节流 客机改货机

       韩国共有2家大型航空公司和7家廉价航空公司。今年第二季度,韩国9家航空公司的国际和国内航线旅客人数仅有557万人,同比锐减76.4%。其中,国际航线因新冠疫情遭受重挫,旅客人数更是减少了97.8%。

       为了开源节流,各家航空公司纷纷投入货运服务,韩国国土交通部也制定客机货运相关安全运营基准,积极提供政策支持。其实不止是韩国,新加坡航空公司也大力推行“客机改货机”,新航科技计划每年将改造25到30架旧客机。

       此外,在韩国政府的助推之下,大韩航空计划收购韩亚航空。收购成功之后,大韩航空将跻身全球前十大航空公司,但是这也引发了各界关于行业垄断的担忧。

       澳大利亚、新西兰:停飞重组裁员出售

       澳大利亚、新西兰两国航空业的情况同样糟糕。临近年底,澳大利亚最大城市悉尼的北部海滩地区突然暴发新冠肺炎疫情,随后疫情在本地传播,刚刚互相开放州界的澳大利亚各州再次收紧边界管制措施,禁止或限制来自悉尼地区的居民入境。

       澳大利亚两大航空公司澳航和维珍航空损失近150亿元人民币。新西兰最大的航空枢纽奥克兰机场的航班从平均每周2000班下降到100班。

       两国航空公司不得不封存一半以上的飞机、裁员30%、申请政府补贴,有的航空公司甚至挣扎在破产边缘,被迫出售。

印度:重启国内航线 缓解压力

       在南亚,印度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000万例,航空业及相关领域损失了约300万个工作机会。

       迫于经济压力,印度早在5月就重启国内航班;印度民航部门试图在明年1月后重启国际航班,但是同时担心,受疫情影响不少国家未必会向印度开放国际航线。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2024年恢复到疫前水平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表示,随着疫苗的出现,航空公司预计至少要到2021年第四季度现金流才会转亏为盈,2024年才会恢复到疫情前水平,航空业复苏之路艰难而漫长。

       (总台记者 邓雪梅 金东 张昀 林清辉 王建兵)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