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youtobe twitter facebook

客机改货运活化航空物流25 May 2020

钟 山

  新冠肺炎疫情对民航运输的影响巨大,尤其是民航客运服务,几乎陷於停顿。大量的货物需要通过客机的空间装载,由於绝大多数航线的客机停飞,已严重影响了航空货运。故此,中国民用航空局日前出台《关於进一步优化货运航线航班管理政策的通知》(简称《通知》),经综合评估大兴机场和首都机场两场的保障能力和当前货运物流发展需要,明确放开北京两场的货运航线运营限制,今后各航空公司均可同时在北京两场运营货运航线。

  《通知》明确规定,今后将不再对单一的具体国内货运航线实施经营许可,而是将国内货运航线许可证合併。这意味着航空公司只须申请一次许可,获准后即可运营所有国内货运航线。

  民航局又简化国际货运航线经营许可的颁发程序,在符合双边协定的基础上,针对涉及不限货运指定承运人数量和运力额度的国家、地区和境外航点的国际货运航线实行清单制管理,制定并及时更新航线目录(目前包含至美国等二十六个国家、地区的航线)。航空公司仅须申请一次许可,获准后即可运营目录内所有的国际货运航线。

  不过,正如中国民航局运输司官员所说,客运航空公司用客机载货,是疫情防控期间非常规的应急举措,是特殊情形下的市场自救行为。在货运市场竞争中,与运营成熟的货运航空公司相比,客运航空公司开展「客改货」,短期内仍存在明显劣势。客运航空公司将客机改货机,首先是基础条件差:运营成熟的货运航空公司有相对完善的市场服务网络、固定用户群体和长期合作伙伴,这是「客改货」的客运航空公司短时间内难以弥补的。二是服务能力不如专业货运公司:航空物流客户需要的一直是「门到门」服务,运营成熟的货运航空公司可以整合其合作伙伴资源共同解决;而开展「客改货」的客运航空公司通常仅能支持从机场到机场,难以有效满足客户需求。叁是运营成本高:目前客机载货主要採取的叁种模式之中,载运量最大的「腹舱+客舱拆座椅载货」模式,仅相当於同类型全货机载运量的叁分之一。这意味着,同样执飞一班货运任务,客机载货的运营成本接近全货机的叁倍。

  国际民航组织最近指出,欧洲及亚洲地区受到运力及收入的影响打击最大,其次为北美,计收入将损失逾叁分之二。客运量潜在减少最多的地区则是欧洲,特别是在夏季旅游旺季期间,其次是亚洲地区。国际民航组织又估计,四月全球客运运力已大减91%。货运方面,叁月航空货运量按年跌19%,导致货运收入下跌两成二。

  国际民航组织推算两个情境,五月底起復甦并迎「V形」反弹,或是第叁季或之后空中旅行重啟后「U形」反弹。该组织指二○○叁年沙士后,航空业迎「V形」反弹,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更甚沙士,相信难重演沙士后六个月的復甦之路。不少航空公司担心,即便疫情结束,全球民航业要復甦仍有长路要走,美国达美航空负责人认为,「确定航空旅行安全无虞」将是挽回旅客信心头号目标。惟包括爱尔兰瑞恩航空在内的廉航则认为,「大规模降价」才是保留客人之道。

  对於全球航班减少对澳门货物进口的影响,澳门空运暨物流业人士表示,暂未见供澳货物受影响。澳门处抗疫阶段,不少商户暂停营业,内地团客、自由行签註未开放,整体货品需求因而下降。由内地进口的货品,视乎当地工厂復工復產情况,物流一般可以配合。目前货机紧张,全球紧缺,故航空运输无论是成本、时间,都较过去增加。成本方面,年前年后相差约叁倍,到货时间未能一概而论,但普遍延误一周至十天不等。

  运力和航线大幅度下降,令澳门航空物流业界在货物转口方面面临难题。内地陆续復工后,一些日用品、零配件供应商急出货,尤其海外疫情严峻,医疗物资需要输出,惟现时大量往来国际与内地客机停运,不少货物选择到第叁地转机。业界希望把握机会运送物资,但国际航班已停运,澳门也是这样。因此,各界都在抢货机,香港及台湾已有航空公司把客机改装成货机,惟澳门的航空公司未有动作。此外,即使有货机,部分货品如医疗用品转运海外面临内地海关限制问题。业界生意难求,手停口停,正积极接触相关部门,也与机场沟通,冀让更多货机来澳。

  航空物流业人士指出,澳门民航业国际航班多集中在东南亚,货机发展不蓬勃,当客机停运,部分物资就要取道香港来澳,变得相当被动,成本又再上涨。希望疫情过后,政府多关注澳门航空业长远发展。

 

  新闻来源:民航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