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中心

youtobe twitter facebook

Uber紐約上線網約飛的,空中出租車規模化還有多遠11 Jul 2019

       從紐約曼哈頓下城去肯尼迪機場,如果打車,在不擁堵的情況下大約需要40分鍾,高峰期時用時可長達2小時。全球最大的網約車平臺Uber打算用空中交通的解決方案,將這段裏程縮短至8分鍾。2019年7月9日起,Uber“網約飛的”服務正式上線,開始在紐約高峰時段運行。

       Uber並不是第一個提供此項服務的平臺,今年3月起,直升飛機租賃公司Blade就已經在提供類似航線的服務,收費195美元。追溯曆史,早在上世紀80年代末,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還是商人時,也曾買下一家航空公司,並提供紐約曼哈頓商業區到周邊機場的短途航班服務。當時打出的宣傳語是“六分鍾從華爾街到機場”。後因油價暴漲、經營不善陷入困境,3年後,該公司被銀行收回轉賣。

       Uber在紐約試水“飛的”業務,標志著這家網約車平臺的空中野心,或將推動原本屬于高端人群的直升飛機服務平民化和規模化。但時逢紐約發生直升飛機墜機事故,紐約市市長白思豪和紐約市議會議長科裏·約翰遜先後質疑空中交通的安全性,也讓Uber空中出租車的前景,蒙上不確定性。

       曬“網約飛的訂單”成“身份”象征

       試水“網約飛的”的Uber目前只針對部分高端人群,在社交媒體上曬出“網約飛的”截圖成為城中新風潮。

網絡曬圖顯示,從曼哈頓下城至肯尼迪機場,Uber將提供直升飛機服務,單人單次價格約為250美元。相同路段的Uber商務車價格約為200美元

       Uber提供給《深網》的資料顯示,Uber的“網約飛機”服務目前只開放給“白金”和“鑽石”用戶及部分合作夥伴。Uber在2018年年末推出四檔用戶積分計劃,其中,六個月之內積分2500分,如六個月之內在專車上花費1250美元(約合8609元人民幣),可成為白金用戶;六個月之內積分7500分,如六個月之內在專車上花費3750美元(約合25830元人民幣),可成為鑽石用戶。數據顯示,從曼哈頓下城到肯尼迪機場若“網約直升飛機”單人單次的行程費用一般在200到225美元之間(約人民幣1377元至1549元之間)。

       和其他直升飛機服務類似,機上乘客只允許攜帶小件行李,這也意味著目標客戶群體將以出行簡便的商務人士或高淨值旅行者為主。

       問及高端人群出行選擇直升飛機服務的偏好,奢侈旅行公司Virtuoso的董事經理Steve Wooster對《深網》表示,對所有旅行者來說,安全考量都排在第一位,“除此之外,直升機服務的偏好根據旅行者的類型,更有偏好。商務人士主要看重便利性,旅行者看重觀光的景色和攝影效果。而對于習慣豪華旅行的高淨值人群來說,也看重個性化。”奢侈旅行公司Virtuoso目前並不是Uber航空的合作夥伴。

       Uber通過聲明稱,此項“網約飛機”服務的運營商為直升飛機租賃公司Heliflite,Uber的角色是平臺經紀,並不直接運營飛機。這一方面試圖打消消費者對安全性的疑慮,另一方面也將在可能出現事故時劃定責任邊界。

       網約車平臺和航空巨頭的空中爭霸

       Uber在紐約推出網約直升飛機服務,也被看作是其爭奪未來“空中出租車”版圖的“長征第一步”。 當車廠擔心淪為網約車平臺代工工廠之際,航空制造商也面臨數字化時代或被新勢力趕超的壓力。根據原定計劃,Uber航空將在2023年投入商業運營。

       Uber航空業務負責人埃裏克·艾利森(Eric Allison)通過聲明對《深網》表示,紐約推出“網約飛的”將為未來Uber航空(Uber Air)的推出積累實戰經驗,奠定基礎。埃裏克·艾利森(Eric Allison)曾在斯坦福大學攻讀航空學博士學位,畢業後成立了Zee.Aero公司(後更名Cora),該公司隸屬于谷歌創始人之一拉裏·佩奇旗下公司。2018年3月,埃裏克·艾利森跳槽至Uber,成為Uber Elevate負責人。

       市場潛力是創業公司、航空航天企業押注“空中出租車”的主要因素。德勤發布的《移動出行之未來飛行汽車》報告中預測,2040年,僅美國的“空中出租車”市場規模就可達到170億美元。一個世紀前,航空先驅柯蒂斯首次推出汽車飛機的概念,此後汽車和航空愛好者就一直嘗試將概念化作現實。若將地面上花費數小時的旅程縮短為空中的幾分鍾,將提高生産力,也改變生活樣態。

       Uber紐約試水之際,知情人士對《深網》表示,空客旗下的Voom也計劃在今年秋季于美國推出短途航線服務,目前處于測試階段。Voom自在2017年起于巴西聖保羅運營市區到機場的短途航線,將原本需要1~2小時的車程縮短至15分鍾左右,單人單次收費大約150美金。隨後Voom將這一服務擴展至墨西哥城,15分鍾的飛行收費約180美金左右。Voom並不擁有或經營任何直升機或停機坪,提供類似滴滴和Uber的手機按需呼叫服務。

       空客中國創新中心曾表示,計劃將類似的應用場景複制到中國,以解決大都市交通擁堵的問題,雖然需要花數年才能最終實現。空客中心創新中心已經和深圳市簽署合作協議,一鍵呼叫直升機的服務或將率先實現,設定的預期時間是在今年年內。

       紐約墜機事故引發監管擔憂

       當Uber為未來空中出租車願景再邁出一步之際,監管壓力和可行性質疑,如影隨形。

       安全性的質疑,首當其沖。今年6月,紐約民衆剛剛遭遇一次意外事件的沖擊。受惡劣天氣影響,一架從曼哈頓下城起飛的直升飛機因能見度低疊加技術故障,闖入紐約人口密集的禁飛區。這架直升飛機最終在曼哈頓一處高樓樓頂“硬著陸”,駕駛員當場身亡,機上當時沒有乘坐乘客。意外撞機曾引發附近高樓中人群的緊急疏散,導致當日地上交通的混亂和擁堵。

       事故發生後,紐約市長白思豪和議會議長科裏·約翰遜均質疑,Uber是否應該繼續推進“網約飛的”服務。美國國會議員Carolyn Maloney也表示,所幸失控直升機並未掉落在人群中,但不能忽視這種可能。她呼籲美國空管部門應禁止“非必要”的位于曼哈頓上空的直升飛機飛行,並認為高管出行或旅行用途都並非“必要的”空中出行。目前,直升飛機的大部分用途仍是軍隊、消防隊、警隊或醫護等專業機構。

       更大的質疑在于空中出租車的技術和市場需求何時實現。和上世紀80年代的直升飛機服務商不同,讓商業公司押注空中出租車的願景在于新技術的出現。在理想化的場景中,體積更小的電動機,將解決目前渦輪軸發動機的直升飛機噪音大的問題,同時自動駕駛技術的發展,可解決直升機駕駛員培訓成本和人才稀缺的問題。但目前純電動車的續航能力還未趕上燃油車,更何況空中飛行器對電池的重量和穩定性要求將更高。

       在監管和公衆的討論聲中,今年5月剛IPO的Uber估值並未發生太大變化。一位美股分析師對《深網》表示, Uber試水空中服務雖然在網約車、外賣等業務之外,講了一個新故事,但不會改變自己對公司基本面的看法,“Uber仍掙紮于如何讓公司盈利的過程中。”

       在紐約上線飛的當日,在紐約證交所挂牌的Uber股價小幅上漲2.9%,但仍低于45美元的發行價。

 

       新聞來源:棱鏡深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