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中心

youtobe twitter facebook

空怒新時代:從空乘到旅客 為何大家都這般煩躁?16 May 2017

 

        最近,我們經歷了一個又一個的航空事件,而這些事件也被社交媒體和主流媒體不斷放大。但是,這些事情的頻率真的在提升嗎?實際上,現有的一些資料提示我們飛機客艙中各方的行為在不斷改善。

        根據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的資料,不守規矩的乘客數量在2004年達到頂峰,但是從此之後這一數量就在不斷下降,去年只有92名乘客干擾了機組成員,而13年前這一數字為310名。美國交通部也一直在追蹤記錄乘客的投訴,而相關投訴數量從2015年到2016年已經下降了超過11%。

        但是,這些資料還遠遠沒有反應全部現實。如果沒有執法力量介入,一名被以任何理由請離飛機的乘客可能不會被記錄在資料中,而航空公司老闆和職員們也表示最近發生的事情讓他們不得不仔細研究自己的政策。

        航空業現狀反映當代人生活

        美國航空業的現狀或許反映了當代美國人生活的現狀。乘客們將自己生活中的壓力帶到了飛機上,他們要麼過分操勞要麼不夠努力,他們為了金錢、政治、醫保或家庭而憂慮著。專家表示外部世界是一個誘因,這是他們無法寄存的“行李”。

        現在距離“9·11”恐怖襲擊事件已經過去了將近16年,絕大部分乘客仍舊遵守著美國運輸安全管理局要求的“拖鞋、解皮帶、從包中拿出電腦和不能帶瓶裝水”等規定。一旦到了飛機上,個人空間變得十分狹小,而人們會不由自主地產生領地意識,被分成三六九等的乘客們爭著存放包裹以節省時間或省下費用。

        航空公司們已經改變了提供餐食和行李托運服務的商業模式,機票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便宜,但是舒適度和速度確實是航空公司乃至運輸安全管理局販賣的商品,這讓人們在飛機上產生了得失之患。

        “現在生活中沒有比最近興起的經濟艙將身份區分得更明顯的了,”來自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傳媒與公共事務學院的斯蒂文·列文斯頓教授說道,“有些人剛走進美國的飛機就會感到憤怒。”列文斯頓表示“身份”在航班中實際上是一種大家都想得到的額外物品。

        《個人空間:設計的行為學基礎》一書的作者羅伯特·索莫表示,從安檢佇列到擁擠的航站樓再到狹窄的座椅,“這種個人空間的縮小導致了更多的怒氣、失望感和對飛行的厭惡感”。這是一種“不斷黏在人們身上的東西”。

        人人都能拍攝視頻上傳影像

        除此之外,任何一個獨立的事件被智慧手機拍攝並且傳到Youtube、Facebook和推特等大平臺上分享百萬次後,它就會具有爆炸性的全球效應。

        “記錄並保留相關事件證據的能力被改變了,人們對於問題的認知也發生了變化。”列文斯頓說道。根據皮尤研究中心的資料,現在有近乎80%的美國人擁有智慧手機並且有一半的美國人擁有平板電腦,列文斯頓預測世界上大約有70億台可以上網的設備,每個設備都具有拍攝上傳影像的能力。

        “如果社交媒體給了你反擊某人的機會,那麼人們就會利用這個機會。”一位航空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表示,“這是一種人們對於周遭世界感到非常無力的反映。”

        但是,航空公司的員工中也存在焦慮的現象,他們擔心被傳得很廣的那些視頻有時候忽略了一些事實並且可能誤導大眾。

        “航班乘務人員們每天都要面對這種狀況,”列文斯頓說道,在擁有攝像頭的乘客們準備拍攝他們的工作時,“毫無疑問他們也十分緊張”。(王一諾 翻譯自CNN)

        新聞來源:界面新聞